rss 推荐阅读 wap

商务营销网_市场营销_微信营销_网络营销平台!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云南  自驾游  浙青春,正黔行
首页 商务头条 企业经营 品牌定位 市场调研 网络宣传 微信推广 营销策划 微商创业 跨国商务 产业发展

干微商擦亮眼! 青岛警方揭秘步步设套的“代理陷阱”

发布时间:2019-06-11 20:26:17 已有: 人阅读

  4月11日夜,一列重庆开往青岛的动车缓缓驶入青岛市火车总站月台。胶州市公安局中云派出所民警李瑞望着车窗外早已列队等待的战友,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这场历时近半个月的围剿终于告一段落。

  列车停稳后,带着、拖着厚重脚镣的11名犯罪嫌疑人被有序带下动车,而就在数日前,他们还在一个“流程明确、分工精细”的“公司”里担任着各色“职务”,定期领着“工资”,做着不劳而获的发财梦。

  2019年3月31日,胶州市公安局一个由刑侦大队、网警大队、中云派出所精干力量组成的11人专案组奔赴重庆、贵州等地,经过细致梳理、周密部署,成功打掉一个通过在网上拉微信好友一步步设套引诱微商做毛巾商品代理,微商代理费的电信网络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

  微信等聊天软件兴起后,很多人专职或兼职做微商,期望依靠自己的熟人圈子和辛勤劳动,赚钱养家或挣点外快,但是电信网络团伙把目标对准了朋友圈中的微商、代购。胶州的张女士就陷入了一个团伙织就的“代理陷阱”,被8800余元。

  张女士是一名全职妈妈,平时在微信朋友圈里卖些小商品贴补家用。今年年初,她通过微信结识了一名自称微商的高姓女子,两人一来二去熟络起来,就聊起了通过微信卖毛巾的生意,张女士很快被拖进了一个几百人的购物群,面对精致的产品照片,加上架不住人多氛围热烈,张女士被逐步拖入了一个精心织就的“代理陷阱”。“我一直是非常谨慎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渐渐陷了进去,甚至被骗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经营失误。”张女士对电信网络的事早有耳闻,也听说过一些的套路,但是她是如何一步步陷入圈套,犯罪嫌疑人又是通过什么套路让张女士从最初的谨慎小心到放松警惕再到最终被骗的呢?

  在胶州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彭某(男,23岁,贵州金沙县人),脸上稚气未消的他已经是一个“纵横商场的老手”,是这个11人的团伙的“带头大哥”。在阴暗的铁窗背后,彭某对记者讲述了他们这个团伙的作案全流程。

  家族式组团,一间宿舍一部手机“创业”。2018年年底,贵阳市太慈桥附近附近的一个工具厂宿舍内,住进了一个以彭某为首的团伙,团伙成员包括他的妻子、小舅子、妻子的表弟,以及他的发小等十余人,都是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是相仿的年纪,都是一样的好逸恶劳。一间宿舍,每人一部手机,每人申请一个微信号,一伙人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捏造网络身份,提供虚假照片,把受害人拖入“购物群”。“第一步我们参与的每个人都申请一个微信号,这个微信号码我们的昵称都是叫‘某某妈妈’,因为做微商的部分都是女性,这样的昵称可以更好的和被骗的人接触。这个微信号我们行内术语叫‘大号’”。彭某说的大号,负责在微信朋友圈内发提前准备好的毛巾照片,在网上让其他微商帮他们互发朋友圈,同时他们还准备好了另外一些微信号码,这些号码的昵称都是“某某足疗”,被称为“小号”。“大号”会把已经帮忙发朋友圈的微商拉到一个临时群里,这个群里就是团伙中的 “大号”、“小号”,以及帮他们发朋友圈的微商,“小号”就在这个群里加微商为好友。

  “我们要是直接用小号加那些微商,那些微商可能会产生嫌疑,有的不同意加好友,我们成功的概率就小,我们趁凌晨2点多人基本上都困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在群里不停的发一些微信动态图用来迷惑那些微商,然后用小号加微商好友,对方就很好通过了,然后就加上好友了。加上好友后我们就立即把那个微商踢出群,这样微商就没有什么防备之心了,这样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操作了。”彭某介绍道。

  如何答复都有模板,“大、小号”连环忽悠,逐步打消微商顾虑。用小号加上微信好友后大概两、三天的时间,嫌疑人开始用小号跟微商联系,说看他们朋友圈介绍的毛巾不错,问微商怎么卖的,这个时候微商就会联系团伙的大号,受害人往往会跟大号说有人要买毛巾,让大号加小号为微信好友。“这个时候我们就用事先准备好的脚本和微商谈了,我们会告诉微商最近微信加人频繁被限制了,加不了人了,麻烦微商帮忙传达一下。然后有的微商就愿意帮我们传达我们就继续下一步,不愿意帮我们传达的我们就再和她们谈谈,尽可能把这些微商绕进来让她们继续按照我们的套路走,实在不行的我们就放弃了。”彭某介绍道。

  对于愿意帮忙转达的微商,嫌疑人会把事先准备好的价目表发给微商,价目表分几种,分别是“总代”、“核心”、“特约代理”价格,都是“物美价廉”。微商把价目表转发给小号后,小号就跟微商说:“你们这个多买优惠力度挺大,毕竟没有用过不知道质量怎么样,先给我来个256元的,如果好用后期再找你多买”。一般这时候微商就会继续联系大号,大号就会跟微商说:“你确定要拿256的吗?那是我们的一个特约代理价,必须要做我们的代理才能享受”。然后这些微商就把这个意思转达给小号,微商就问小号是不是要做代理,小号就跟微商说:“做你们代理麻烦吗,需要发圈和开会吗,我一天很忙的没有时间。”接下来微商就会问大号这些问题,大号就告诉微商做他们的代理不麻烦,只需要填一个表格,并直接把事先准备好的表格发给微商,微商收到表格后给小号发过去,表填好后微商再发给大号。

  “接着我们就进一部套路微商了。我们大号会跟微商说公司有活动,能拿60多元的奖金,大部分的微商就会说要这个奖金,然后大号就要求微商也填一张一样的表格,然后让微商找到那个假装买毛巾的小号,让小号在表格“代理上家”一项中填上微商的名字,然后截图发给微商,微商再把截图发给大号。接下来大号就告诉微商,要想成为代理需要先交纳256元的去公司办理登记信息的费用。这时候微商就开始迷惑了,微商就会要问她们为什么要成为代理,大号就会告诉微商如果微商不能成为代理,下边买毛巾的人就不能成为代理,买毛巾的人就不能享受这个便宜的价格,接下来不管微商提出怎样的异议,我们就用提前准备好的材料发给微商。”

  彭某所说的材料的主要内容是,微商只是形式上是代理上家,只是为了小号的拿货款提成,以后小号拿货都会经过微商,她拿的越多你挣得越多,而且还有奖金、本金。嫌疑人不会给受害人考虑和查证的时间,他们会安排小号假装催问微商是否可以付款,有的微商比较谨慎最终会放弃,但是怀有贪小便宜心理和侥幸心理的微商就会越陷越深。大号会直接把提前准备好的所谓的“财务”的微信发给微商,让她加上财务把她代理表发给财务,财务审核通过后让微商转款256元,转成功后截图给大号看。接下来大号就让微商告诉下家可以付款了,小号会把提前准备好的转给财务256元钱的图片发给微商,小号还会再假装问一下什么时候发货,收到小号的付款截图,大号会说明天把快递单号给微商,授权书也会明天一起给微商,同时通知公司晚上会返款,注意查收。接下来大号就假装做饭什么的结束聊天。

  为了让受害人深信不疑,团伙会提供一个真实的快递单号来蒙骗微商,小号联系微商货问货到了没有让微商帮我们查一下。有的微商会自己查,有的会找大号让大号帮忙查一下货到了没有,大号就会截取物流信息发给微商。隔一天后,小号直接给微商发过去两张毛巾的照片,并和微商说毛巾很好。

  套路升级,犯罪分子“图穷匕见”。等到第二天下午,小号又会联系微商,说准备把店里的毛巾都换一下,要求微商拿一个核心价,这个时候微商就会联系大号,大号就要求微商把表格改一下,级别改成核心,拿货价格改成4600,并告诉微商让她的下家跟她一样改。跟之前一样的套路,最终小号会把事先准备好的假的4600元转不出来的图发给微商,并跟微商说微信额度用完了,马上拿钱去银行存。微商将情况告诉大号后,大号就假装说:“那没关系,你尽量催他们快点,今天好安排发货”。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小号就又主动联系微商,说:“我刚从银行回来,我姐夫把我骂了一顿,多一半的钱可以多拿几十盒的货,我为什么不选择最便宜的,所以我现在想改一下拿那个8840的,麻烦你了。”这个时候微商就会去找大号要升总代。大号就会跟微商说:“一天升两级的客户很少见,你今天收入不错,可以挣2000多”,然后团伙就会按照规则用手机计算器算出来微商能赚多少钱,截图发给微商。

  “这时候是微商面临选择的时候了,有的微商感觉被骗后就以各种理由说没钱不再给财务打钱了,有的真的没钱周转的微商就让我们等一会儿她们去借钱周转,继续被骗的微商我们就按照套路让他们改代理表,级别改成总代,拿货金额改成8840,一样的套路让她发给财务,审核通过后标明一下补总代差价4240,然后把钱转给财务。”彭某介绍道。

  微商转了钱之后会着急联系小号,这时候小号会快到下午5点钟的时候再联系微商,说银行关门了,明天一早再去办理,大号则告诉微商让客户明天早上快去办理,因为客户没有付款,当天晚上公司财务也不会给微商转款了。然后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小号就回给微商发一张在银行排队的照片告诉微商她正在排队,中午13时左右小号再联系微商,告诉微商办理好了,银行要24小时后生效,就这样再拖过去一天。接下来的一天早上小号就给微商发一段医院的视频,说对象昨晚喝酒出车祸了,马上要去队交20万的押金。这时候开始有的微商怀疑大号和小号一起骗她,有的还说要报警,小号就把事先准备好的有男人被截肢的照片发给微商,说自己把车都抵押了,实在是没有钱了,商量微商帮忙把钱先付上,这时候微商才会反应过来可能被骗了。

  为了减少报警的概率,团伙会象征性地发货。“大号接下来就给微商发信息让微商把微商的收货地址发给财务,大号告诉微商公司数据三天清零,一切后果自负。有个微商就不理会了,有的微商就会发地址了,发地址的我们基本上都从河北保定的毛巾厂里发一批毛巾给微商了,发给微商的那些毛巾130盒的,我们给厂里打了1300元钱。和大号闹的厉害说要报警的微商我们就直接删除好友。就这样一个骗局结束了。”介绍完自己的过程,彭某深深舒了一口气,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讲清自己的套路,让更多的人们避免被骗。

  胶州警方历时半个月,行程4500余公里,转战三省终获全胜。“8000余元的被骗金额在电信网络犯罪中并不是大数目,但在我们心中,数额大小不是标准,群众要求将嫌疑人绳之以法的期盼才是真正的发令枪。”专案组民警李瑞对记者说道。接到张女士的报警后,中云派出所立即将有关案情进行上报,经过初步判断,这是一个有高度组织性的犯罪团伙,这引起了胶州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一个由刑侦大队、网警大队、中云派出所精干力量组成的11人专案组正式成立进行专案攻坚。

  双线人团伙被一举摧毁。专案组成立后,专案民警围绕受害人张女士提供的嫌疑人微信号等线索证据开展了细致缜密的侦查分析工作,逐步摸清了嫌疑人活动的大体区域,专案组民警立即前往贵州、重庆等地开展先期的侦查落地工作。经过当地警方的配合,两组专案民警最终分别确定了两个据点的位置和犯罪嫌疑人的身份。4月10日,一路专案民警来到贵州省金沙县某小区地下车库内对嫌疑人员彭某驾驶的车辆进行蹲守,并成功抓好彭某及其团伙成员欧某成(男,21岁,贵州省金沙县人),之后在该小区某民居内成功抓获团伙成员黄某强(男,28岁,贵州省金沙县人)、欧某庆(男,20岁,贵州省金沙县人)、杨某恩(男,32岁,贵州省金沙县人)、曾某勇(男,20岁,贵州省金沙县人)与此同时,另一路民警在重庆市璧山区公安局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在位于重庆市璧山区壁城街道某民居内,抓获团伙成员梅某(男,26岁,贵州省修文县人),郑某富(男,27岁,贵州省息烽县人),杨某(男,26岁,贵州省息烽县人),严某云(男,26岁,贵州省修文县人)。

  11人团伙作案127起,涉案价值50余万元。犯罪嫌疑人到案后,民警对嫌疑人进行了审查,经查实,自2018年11月开始,该团伙以全国各地的微商群体为作案目标,以贩卖毛巾为幌子,微商代理费,共作案127起,涉案价值达到50余万元。10名团伙成员被依法刑事拘留,一名女性犯罪嫌疑人因在哺乳期被依法取保候审。

首页 | 商务头条 | 企业经营 | 品牌定位 | 市场调研 | 网络宣传 | 微信推广 | 营销策划 | 微商创业 | 跨国商务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商务营销网 www.hbbcp.com.cn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